有企业家问:如何让企业跨越式成长?

我说:看透“资本主义”大历史,就明白如何改造企业基因,最终实现飞速成长。

我在《王紫杰 | 如何让企业活过100年?》(点击可阅读原文)一文中,论述了“财富五力模型”,包括“天运、国运、家运、行业运、产品运”。

其中“国运”部分讲的比较简单,只是粗略介绍了帝国的兴衰历程。请看下图“最新500年四大帝国的相对实力对比变化图”(摘自达利欧《过去五百年的大周期》):

王紫杰:看透“资本主义”历史,升级企业战略3.0

请注意上图中灰色的柱形,代表“战争”,柱形越宽,代表战争的时间越长。上图中可以明显发现,1950年后,代表美国国力的蓝线从巅峰处逐步下滑,代表中国国力的红线陡峭上升,两者的实力迅速接近。每当新旧帝国实力交汇时,都会发生战争,这一次中美的国力交替会发生什么呢?

本文并不是讲解中美关系的,因为那个时间跨度太短。

(1)超大时间尺度的万物运动法则

时间跨度不同,看待问题的视角就不同,所归纳出来的解释逻辑就不同。就像科学与哲学的区别。科学是分科现象的解释逻辑,哲学是涵盖一切现象的解释逻辑。

时间长度,也是一种“分科”的标尺。

比如说,站在100年时长的角度,可以谈国运兴衰;站在500年时长的角度,可以谈人类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发展规律。站在1万年人类历史的角度,可以谈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的交替。站在15万年现代智人的角度,可以谈人类这一物种的兴衰与败亡……

很多理念在不同的时间尺度下,都是有其相对逻辑合理性的;但换一个时间尺度,就会难以自圆其说。《道德经》、《易经》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其站在“宇宙诞生至今”这一超大时间尺度,归纳出万物运动的普遍规律,并成为中华所有文化分支的总源头。

那么,它们发现了什么“普遍规律”呢?

就是那句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用现代语言解释就是:“分化竞争与统合共赢”是万事万物运动的普遍现象。

用《三国演义》开篇的说法就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这种“分”与“合”并不是盲目的交替运动,而是为了“生存”这一万物的最高目标。其行为遵循着“输入决定输出,利益决定行为”的两大特征,形成了“分、斗、合”三种状态,驱动着万事万物的永不休止的运动变化。

我们所总结的“一个目标,两种特征,三种状态”的“123”法则,可以解释众多事物。包括人类生产组织方式的演化现象。也可以揭示出一个必然的结论:资本主义的发展,最终必然走向共产主义。

(2)资本主义的发展三阶段

根据百度百科里《共产主义》内容的论述:“马克思充分研究了人类的历史、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发现人类社会是以物质生产为基础的,现有生产力所决定的分工造成的不同人的经济地位决定了不同人的社会地位,人们之间的经济关系决定了整个社会的形态,法律、道德等上层建筑只是由经济地位占统治地位的群体而决定的。”

根据“经济关系”决定“社会关系”这一大原则,如果“资源被少部分人所有”并且“成果被少部分人分享”,就是“资本主义”;资源被所有人共有,成果被所有人共享,就是“共产主义”。

再说得直白一些,“财富的所有权与受益权都归谁”,就决定了相应的社会制度。

“共产主义”从朴素意义上讲,接近于中国古代“均田均富”、“社会大同”理想(“均田”接近于“财富所有权”,“均富”接近于“财富受益权”。)

农业文明时代,“资本主义”可以解释为“地主主义”,因为少数大地主掌握了生产资源,即土地;也获得土地的绝大多数收益。

工业文明时代,“资本主义”可以解释为“科技、能源与资本主义”,因为少数掌握科技、能源与资本的人获得了绝大多数收益。

但随着社会化大生产的普及,个人为主体的小生产者,已经无法实现大规模集体生产,只能稀释所有权(或股权),吸纳社会资金、社会技术、社会人才,于是个体独资的企业,逐步发展成为大家合伙的股份制企业。

资本主义也早已不是1867年马克思出版《资本论》时的样子,已经完成了三级跳:

第一阶段,私人资本主义——类似于开米粉店的“个体经营户”,自己出钱自己干,雇员少,规模小,赚钱少;

第二阶段,经理资本主义——类似于“有限责任公司”,有多个股东,有董事会(负责决策),有高管团队(负责经营),有员工团队(负责生产)。

第三阶段,社会资本主义——类似于“上市股份公司”,有数以万计的社会股东,聘用众多专业人才负责经营管理,有千计、万计、百万计的员工团队。

从“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的“分离与否”角度来看,“私人资本主义”相当于“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都合并在一人名下。即小老板既自己出资,也自己经营,收益也归自己。

“经理资本主义”相当于“所有权、经营权”的分离。即小老板请经理负责经营管理,经理人员赚工资,老板赚利润分红。老板既是所有者,也是受益者。

“社会资本主义”相当于“所有权”中又分离出了“受益权”,允许其他人也入股,一起分享利润分红。

从中国农村的改革实践,也是符合“私人、经理、社会”这三种阶段的。一开始是家庭承包,自己干活、自己吃;接下来是把经营权外包给别人,收取一部分土地经营分成;再下来,就是村集体统一拿土地入股别人的企业,别人做工厂、做农业种植,集体统一享受经营收益。

各种“主义”之名,不过是财富的“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的划分方式。

现在美国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都是各类养老基金、公开基金、学校基金等代表公众的投资机构,其资金来源于全社会,其受益者也是全社会。中国的股市的投资股东,也逐渐由各类大型机构基金、国家基金、养老基金所占据。

这样发展下去,一定会出现一种可能性:全社会成员是全社会优质企业的股东,这些优质企业的分红也回馈全社会成员——这难道不是另一种的“均田均富”吗?

如果“社会资本主义”再发展下去,变成“全民所有、全民受益”的模式,这不就是“共产主义”了吗?

从这种结果来看,美国与中国的未来发展可能是一样的结果,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主义之争”呢?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还有什么区别?

(3)三类人群的“利益分配”决定了社会性质

“分、斗、合”是万物永不休止的运动状态,具体来讲,就是:事物发展必然导致分化,分化必然导致差异,差异必然导致竞争,竞争的结果只有三个:要么是同归于尽,要么是一方被彻底消灭,要么是妥协合作。

任何社会人群聚集成国家组织,也会分化成至少三种类型,少数精英、普通大众、病老少弱。

少数精英创造巨大的财富,普通大众跟随其后,创造一小部分财富,病老少弱无法创造财富,只能消耗前两者的创造成果。

国与国之间真正的制度差别,不在于“主义”与“口号”,而在于对待三类人群的不同态度。

任何国家要想保持稳定,就必须对三类人群区别对待,又要实现共赢。

对“精英”要激励,对“大众”要扶持,对“弱者”要保障。

东亚社会的文化基因是儒家,从孔孟时代以降,事实上成为社会发展与稳定的底层操作系统。

儒家对“精英”的教育是“修齐治平”,对“大众”的教育是“孝悌信诚”,对“弱者”的态度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社会性质之分,根本不是“私有制”与“公有制”之分,而是“三类人群”的利益结构之分。

如果“私有制”对三类人群的态度是“三者共赢”,那么它必然发展成为“社会资本主义”,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公有制”。

如果“公有制”不能建构起“三者共赢”,也必然退化成为“前苏联”式的“特权私有制”。

因此,张维为教授的“良政”、“劣政”二分法,更值得推崇。“良政”就是能让“三者共赢”的制度,激励强者领导与创造,扶持大众就业与分享,保障弱者医食住教,实现不同阶层的公平竞争与自由流动。即全体大众都受益的,就是良政。反之,就是劣政。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与手段,并不重要。

所以,什么是真正的普世价值?欧美谈“自由、民主、法制”,东方讲“和平、发展、共赢”。前者强调“程序正义”,后者强调“结果正义”,我建议把两者结合起来,就是目前大家公认的普世价值。

站在大历史角度来看,人类社会始终在“共赢”与“掠夺”的通道里交替发展,这是人性,更是物性,是“分、斗、合”的万物状态。

资本主义将走向哪里?要么毁灭,要么“天下大同”!

谈完“资本主义”的大世界,再回到企业经营的“小世界”。小现象是大哲学的特殊运用。建立起大一统的哲学底层逻辑之后,就可以轻松驾驭“分科”的小系统。

让我们回到本文立题之论:如何让企业跨越式成长?

(4)“三权分离”重构企业组织基因

资本主义的发展历程,就是“三权分离”的历程。“个体工商户”是“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没有分离的原始状态,可以称之为“资本1.0”。

“有限责任公司”是“所有权、经营权”分离的状态,可以称之为“资本2.0”。

“股份有限公司”是“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分离的状态。上市公司是这种状态的升级版。而代表社会全员利益的国家基金做上市公司股东,是“资本3.0”。

在3.0版里,有三类重要角色:

①受益者——实际出资并享受企业股份分红的社会全员;

②所有者——社会全员无法直接参与企业经营管理,资金必须募集到一起,成为“基金”,由专业的投资经理来负责管理与运营。

所以,上市公司此时的名义所有者,并不是“社会全员”,而是代表它们的利益进行投资的“基金”。

举个例子,资本所有者与企业所有者并不是同一个角色,前者类似于银行储户;后者类似于银行。

银行汇集储户的资金去入股企业,虽然银行拿储户的银做投资,但你不能说“储户是企业的股东”;应该说“银行是企业的股东”。

各类基金的管理与运营,需要很多专业人士的参与,基金的资金来源于社会大众,社会大众是基金的投资者与收益分享者;

③经营者——上市公司的高管团队,以及企业的全体员工。

有了这个“受益者”、“所有者”、“经营者”的三权分离认知,我们就可以改造传统企业。

即使你的公司并没有上市,但一样可以一步到位,改造成为“资本3.0”模式,从而实现“资本社会化”与“人才社会化”。让社会资本为自己所用,让社会人才为自己所用。

我们企业战略分成“经营战略”与“组织战略”两个部分,前者解决“做什么事的问题”,后者解决“谁来做的问题”。

“资本3.0”无疑就是让企业设计“组织战略”的有效选择。即实现“所有权”、“投资受益权”、“经营权”的三者分离,吸引社会资本进入,成为“投资受益者”,让社会人才进入,成为“经营者”,然后自己成为“所有者”,退居幕后,实现企业的自动融资、自动运转。

华为的全员持股模式,阿里巴巴的合伙人模式,其实都是“资本3.0”的实现方法。

不是企业做大了才需要改造成“3.0模式”,而是因为改造成“3.0模式”才做大。

老鼠的基因长不成大象。夫妻开的米粉店就是“老鼠的基因”;只有改造成“资本3.0”的组织架构,才可能发展成为“大象”。

我指导了一些企业家对企业的组织架构进行改造,就使用了“三权分离”的3.0模式,很多企业家都实现了“资本从社会中来”、“人才从社会中来”,老板解放,企业做大。

综上,我们介绍了“资本主义”大历史,指出它不过是人类走向共产主义的一个过渡的阶段,并提炼出“三权分离”的资本3.0架构,应用到企业组织战略里,可以实现企业的跨越式成长。